党群工作
首页
>党群工作>团青工作

鸡腿面包——儿时的回忆

  时间:2019-12-06   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 在冬日的暖阳里,漫步于热闹的街市中,路过街边的面包店,橱窗里陈列着各种美味可口的面包,沾满芝麻的牛角包,布满黄油的菠萝包,裹满巧克力粉的脏脏包,唯独放着角落里的鸡腿面包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诱人,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。

 6岁那年我得了腮腺炎,爸妈不在家,就医不方便,奶奶采用土方法,背着我去村口大伯家敷仙人掌。一路上脸颊疼的像针扎一样,趴在奶奶的背上,暖暖的,很踏实。奶奶摘了几片仙人掌,拔掉刺,放到碗里捣碎,加蛋清一起混合,用纱布敷在我的腮腺上,凉凉的,瞬间也就没那么疼了。

 回家的路上,路过小店奶奶给我买了鸡腿面包,那是迄今为止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包。面包是炸出来的,像个倒着的葫芦,插在一次性的筷子上,形似鸡腿。面包的表皮有层淡淡的油,呈金黄色,脆脆的,散发出一股焦香;撕开,白白的,有拉丝;轻轻咬一口,软软的,仿佛空气中都带着香甜的味道。记忆中的味道永远是最好的。对我来说鸡腿面包不只是面包,还有奶奶满满的爱。

 夏天睡午觉,奶奶给我摇扇子,冬天手脚冷,奶奶揣怀里给我暖手。小时候的我老是盼着长大,经常和奶奶比高,“奶奶,我到你胸口了……”,“奶奶,我到你肩膀了……”,“奶奶,我快和你一样高了……”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比奶奶高了,不是我长的快,而是奶奶真的老了,驼背,从一米六变成了一米五杵着拐杖的小老太。奶奶满头白发,脸上的皱纹写满了沧桑,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,糖尿病,胆囊炎,高血压,一天3顿药。站起身来每拿一样东西双手颤颤巍巍,好像跑过一段路程那样的气喘,疲惫。而现在的我能做的就是常回家看看,给奶奶做顿饭,一点点油,一点点盐,普通的饭菜,盛在碗里,是我对奶奶的爱。(物资采购部 沈云)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